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古今秋·插画师之路

诗书万卷,落纸如云烟,下笔千言。

 
 
 

日志

 
 
 
 

殒灭之光番外篇《互相呼吸的人》-古今秋著  

2011-06-25 01:35:01|  分类: 《殒灭之光》系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银河系远处有一个灰色的星球.
       这个星球上住着有2种人,一种叫奎,一种叫尼, 奎人长得高一些,眼睛比较细长,耳朵也比较大而尖尖地斜上伸展,尼人长得圆润一些,眼睛比较大,耳朵软软垂着,这两种人的皮肤是淡紫色的,他们都有一头管状偶尔发出亮紫色光芒的"头发",他们有不能发出声音也不能用来呼吸的嘴巴,而且也没有鼻子,他们的脑后有一根比"头发"稍微粗一点的蓝色管子,这根管子对他们极为重要,要是断掉,那么他们会在两分钟内迅速死去,所以他们会特别注意爱护这根管子,这是他们的气管.
       奎人和尼人的管子是连在一起的,因为彼此呼出的气体正是对方需要吸入用来维持生命的气体,而且这两种气体一旦接触到外界的空气,就会马上产生变化,无法用来维持呼吸.他们的气管一辈子只能结合一次,断开后无法重新连结-----就是在他们出生的时候,他们的父母----一个奎人和一个尼人,在连接管子后的17年,在相互连接的管子中段,会出现一个肉团,开始的时候很小,最后渐渐长到比他们的拳头还大一点点,从开始到出生大约有一年的时间,因为这个星球的重力很小,所以这个长在气管中间的小肉团并不会为他们带来太大的不便.而且,生出奎人的肉团和生出尼人的肉团是有区别的,出奎人的肉团是长形的,出尼人的则是圆形的,在他们快出生的时候,这个肉团会慢慢从父母体的气管分离出来,只剩下一条细细的气管连着,这个时候,父母体的奎和尼就必须尽快找到另一对同样孩子快要出生的父母,让孩子在断开连接父母的气管的2分钟内,和另一个孩子的气管连接起来,当然,是不同的另一种人.他们的连接过程很特别,到了快出生的最后一个月,这个肉团会变得比以往亮一些---微微发光的蓝色,这正是孩子已经准备后和另一个个体连接的特征,在这一个月内,孩子随时都可以脱离父母体,前提是,在近距离内有同样准备好结合而不同的另一个孩子,在这样的情况下,两个相互感应到对方的孩子会自动断开和父母气管的连接,飘向彼此,然后将刚断开的气管连在一起,包裹他们的皮层将裂开并脱落,这样,他们一辈子只能进行一次的结合就完成了.
       因为这样的身体条件,所以他们从出生到死亡都离不开对方.
       他们这个物种脆弱且繁殖力低,每对奎尼人平均只能有三次繁殖的机会---17岁的首次繁殖年、27岁的二次繁殖年和37岁的最后繁殖年.
为数相当少的奎尼人能有第四次的繁殖机会,所以他们往往四个人一起照顾那两个孩子,因此,星球上孩子的死亡个案极为罕见.虽然他们脆弱,但是这个星球对他们能造成威胁的生物很少,致命的病毒也不多,基于这样的环境下,他们这个物种在星球上已经存在了超过五万年,由于数量稀少,他们漫长的历史里一共只有过三场战争,都在极短暂的交战后谈判结束.他们的科技也极为先进,社会和谐且安宁.扁形碟状的房屋漂浮在半空中,密集而有序,在淡淡橘黄色的天空下反射着柔柔的光华.奎尼人的一切---建筑、物品、器皿都是圆润没有锐角的,这是为了保护他们脆弱的气管.他们安静地生活着,没有语言,靠着"头发"发光的频率来沟通,有个别连在一起极久的奎尼人甚至不需要这个过程,直接感受对方的心意,不过这是很罕有的.
       薄薄的云彩飘在天上,这个星系的中心恒星---绿色的幽 正发散着让人温暖的光芒,一对奎和尼缓慢地穿过墨蓝的岩桑树林,向着不远处的金晶谷飘去.
       "父母说过我们不能来这里的,你忘了么?"长得稍微胖点的希绨闪了几下她那浓密而柔顺的管状"秀发".
       牵着她的手的努瓦西德眨了眨他细长英气的眼,一头像无数长矛般的"头发"也闪了几下,"可是很美啊,你不是一直想来看看吗?"
       希绨看着努瓦西德那头在奎人里极其罕见的天生笔直地斜刺向天空的头发,甜甜地笑了笑,"我说想看,你就带我来啊?":
       "但是,这些金晶石有什么好看的啊?"努瓦西德伸出他那细长的手指摸了摸晶石光滑的表面.
       希绨笑了笑,温柔地望着努瓦西德,:"你听说过"爱"吗?"她那把紫色的长发闪着有点异样的光芒.
       "爱?"努瓦西德把头贴到了晶面上,他的皮肤已经能感觉到晶石冰凉的温度了,但是他细长的眼睛却只看到晶石的内部经过穹顶的幽折射出如无底之渊一般的墨绿."那不只是很久以前的一个传说而已么?"
       希绨抬头望向远处那悬浮在半空中的斯加赫山脉,那个据说是命运之神在世界开端后降临到这个灰色的星球,创造出最早的四个奎尼人,一直被这个星球的人当作是圣地的山脉.沉吟许久,才又在长发上闪烁了数下,"你是选择一辈子都不知道爱,还是选择带着爱的感觉死去?" 亮绿色的幽正好经过斯加赫山脉最高的命运之峰,被瞬间遮盖了顷刻的光线在希绨的眼中仿佛跳跃了一下.
        "呵呵,你肯定是最近看那个著名节奏家·笛克达克的光波影象看多了吧,老是讲些不切实际的东西,不过是个把头发弄成黑色的狂热派罢了."努瓦西德甩了甩他那把笔直的矛状头发,"这才叫酷好不好?"
        希绨闭上眼,自然地伸展开她幼嫩的两双手臂,"你感觉不到吗?这个金晶谷里有一种很特别的魂力存在着,虽然很轻微,但是我似乎感觉得到."
        努瓦西德也学着她那样伸开四臂,皱着眉头,却又什么都没有感觉到.
        风吹过背后的岩桑树林,发出一阵阵"硌...硌..."的声响.
        "若是一对奎尼人被金晶石在幽和牙同时照到,发出蓝色光芒的那一刻切断气管,就能在死之前了解到那种被称为"爱"的感觉."希绨睁开了眼,"这是我很小的时候有次偷看爸爸妈妈聊天的时候看到的."
        努瓦西绨怔怔地望着希绨的长发不紧不慢地闪动着,沉默了很久,然后卷了卷尾尖,"
我昨天看影象播报,看见银河系另一边发现有个蓝色的星球,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最后似乎被他们的神所毁灭,星球上的生物全都被化为尘土,灭绝了差不多有一万年了.你不觉得命运之神对我们奎尼人很好么?祂既没有在创造我们时造出任何有机会导致我们堕落的果实,也从来没有因我们做错的事诅咒过我们,更没有因为老羞成怒毁灭我们,而是将我们创造得如此纯洁,一个奎和一个尼从一开始就连在了一起,两个人一辈子都不会分开,我想,这才是最好的恩赐吧,肯定比那个不知道是什么的"爱"要好很多.."努瓦西德眨了眨他那细长的眼.
        两百年后,当希绨永远闭上双眼前,她仍依稀地记得,当年努瓦西德那个令她终生难忘,诚恳而又充满某种难以理解情感的样子,  "或许,这就是传说中的"爱"吧...."希绨临终前的最后一刻,那把几乎褪去所有色泽的长发,淡淡地,淡淡地发出了短暂而又洵丽的光华.


  评论这张
 
阅读(106)|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